2021年10月27日~29日 | 青岛·红岛国际会议展览中心 | 主办机构: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农业行业分会 (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) | 海外协办:美国海洋展览公司 Sea Fare Expositions, Inc.

集装箱短缺,部分企业自行包租货船

4871

来自SeafoodNews 9月14日消息,过去五年的航运整合浪潮加剧了Covid-19疫情造成的供应链困境,进一步推迟了货物的跨洋运输。

 

根据法国的航运咨询机构Alphaliner的数据,排名前六的集装箱运营商控制着超过70%的集装箱运力。随着新冠疫情限制解除后企业试图补充库存,与去年相比,它们在运输产品时支付的费用至少增加了四倍,而且面临长时间的交付延误。

 

航运业在2016-2018年间进行了整合,当时一系列价值约140亿美元的交易将全球集装箱船运营商的数量削减了一半左右。这桩交易是船东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后艰难局面的努力的一部分。当时,运费勉强抵偿了燃料成本,船舶运营亏损严重。

 

推动整合的其他因素包括亚洲制造业的激增,以及货主控制运输成本的需求。

 

大型班轮公司还组成了三个全球联盟,共享船舶、货物和港口。一些较小的运营商也加入进来,让这些集团控制绝大多数可用容量。

 

结果是一个精简的系统,更少但更大的船只停靠在亚洲的特定港口,然后航行到欧洲或美国,装载的货物将直接进入货架或生产线。新模式减少了系统的浪费,限制了船上未使用的空间,并减少了进口商的仓储费用。

 

疫情凸显了新供应链模式的脆弱性:疫情导致船只闲置数周,等待码头重新开放。起航后,集装箱又被困在拥挤的港口,无法处理的货物泛滥。在合并前的时代,货主可以求助于一系列中小规模的运营商,帮助他们渡过运输中断的难关。货主们表示,他们基本上不得不在漫长的等待和高昂的成本之间做出选择。

 

来自马来西亚的一批货物本应于6月26日离开,但却被推迟到了7月7日。随后,疫情的爆发将航班推迟到9月初,预计抵达日期为10月初。

 

有些货运代理提出的价格可能高达1.9万美元,经过商议后,可能会降低至9500美元,但疫情前的价格约为3000美元。大型班轮运营商指出,问题不在于运力被几家大公司控制,而是疫情暴露了岸上的运力不足,那里没有足够的人力、火车、卡车和仓库将货物运往内陆。

 

运力不足已导致一些船运公司租用自己的船只。沃尔玛公司(Walmart Inc.) 8月份称,它包租了自己的船只运送亚洲进口货物,此前家得宝公司(Home Depot Inc.) 6月份也采取了类似行动。

 

Capital Maritime Group公司经营着108艘各类船舶,董事长Evangelos Marinakis表示,有一家客户租了一艘可容纳2000个集装箱的小型船,将家具和运动服装从中国运往英国利物浦。